涂鴉圈里的人肉大數據——草哥


啟草設繪(草哥)

來自長沙

2016年開始收集和整理

國內各類涂鴉活動海報上千張

他用這種方式

整理出了中國涂鴉藝術近幾年的發展脈絡

今天我們對這位 大齡未婚男青年 神秘嘉賓

進行了一次專訪

聽聽他對中國涂鴉解讀

2019

2019年中國涂鴉活動海報不完全集合持續收集整理中,如有遺漏或新增,歡迎投稿至郵箱[email protected],截止日期為2020年1月1日零時,后續將整合2017~2019年三年對比統計表,供大家參考。

奶滋仙女:

當初是怎么開始想要開始整理和收集涂鴉活動的?

草哥:

我本人是一個涂鴉者,同時我也是一個有整理癖的人,尤其是看到有大量類似物品零散出現的時候。我從2016年開始收集和整理涂鴉活動海報,其實我并不是第一個這么做的人,像雞米哥之前就為此做過大量的工作,在我開始做整理的時候,他給予了很多資訊支持(shout out 雞哥!)。

2016年,全國各地陸續舉辦了很多新興的涂鴉活動,我只參加了其中極個別的活動,但對于我本人來說已經收獲巨大。只有親歷過這些活動,才會感受到噴友們組織活動的辛苦,見證中國涂鴉文化發展到新階段的步步腳印。說得文縐縐一點,中國涂鴉文化是個“宏大的敘事”,要見證這個文化的發展歷程,除了參與其中外還有什么方式?我認為,最直觀的就是視覺方式,最視覺的方式就是每場活動的海報設計,于是我開始留意各地的涂鴉活動信息,收集海報。

奶滋仙女:

為什么想到要去做涂鴉圈的大數據?

草哥:

其實也談不上“大數據”,因為整理的信息還是有限。我只是想盡量去構建一個中國涂鴉文化發展抽象模型,讓涂鴉文化圈內圈外有個表面而直觀的認知。整理的數據內容也是經歷過反復斟酌取舍的,我會盡量選擇不同類型都有可以共用的指標,比如之前想按參與人數規模來統計,但是這個明顯不能等價衡量講座和MOS這兩類活動,所以希望日后有時間細分每個活動類型更詳細的數據吧。

奶滋仙女:

收集的標準是什么?不是圈里人舉辦的涂鴉活動你也會收集嗎?

草哥:

一方面我會通過海報上的信息去判斷整理,同時,我也會根據每個活動實際情況去斟酌。圈外組織的活動,如果有圈內的參與,能收集到或者愿意提供的,我也會收集進去,不過最后還是要看實際效果來決定是否采用。隨著涂鴉文化的發展推廣,打著“涂鴉”旗號蹭熱點的人和活動肯定只會多不會少。

奶滋仙女:

做大數據統計耗費時間多嗎?

草哥:

一年大概耗一整天時間吧,但通常小型的、自發的或者海報信息不全的活動需要通過各方渠道了解具體信息,按照模型圈的說法叫“考證”。收集是一個持續的過程,我無法確定一共耗費了多長時間,但做這件事情并不會給我帶來太大負擔。

奶滋仙女:

有沒有想過收集和整理涂鴉活動能為你自己帶來什么?畢竟你是在義務做這樣一件事。

草哥:

其實我非常感謝全國各地的寫手藝術家的支持供稿,在收集海報的過程中,我從未有人對我的做法感到質疑。實際上,我并未想過做這些事情能為我帶來什么,如果真要說,那就是和創作涂鴉一樣,做好了就會給自己帶來成就感,其它的希望無心插柳柳成蔭吧。

奶滋仙女:

有沒有人拿著你的成果去做別的事?

草哥: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這些海報都是大家集體勞動的結果,希望我所做的工作能給大家提供建設性的幫助,比如把它當做考大學、旅游或者工作地點的參考。我只是要聲明一下,我沒有海報集合的版權,它屬于各自活動的所有者。而如果需要使用數據內容,請務必注明作者出處。

奶滋仙女:

說說你對近年來中國涂鴉活動的看法以及未來中國涂鴉的發展趨勢?

草哥:

最近幾年涂鴉活動數量一直在增加,類型也越來越豐富。除了“武”的噴漆活動外,受噴漆客觀條件影響,未來可能在跨界、展覽、講座這類“文”類型上會有增加。涂鴉文化在中國發展近二十年,底蘊逐漸厚實起來,除去“叛逆”和“破壞”,可以聊得東西還有很多,多年老手前輩也會有更多的心得領悟。

另一方面,打著“涂鴉”旗號的墻繪已經遍地開花,同樣打著“涂鴉”旗號的偽涂鴉活動會越來越多,畢竟“涂鴉”一詞本身就很難準確描述我們所從事的這個文化。表面上的同質化已經讓涂鴉成了某種意義上無法自洽的“悖論”,我們可能需要更多的去探尋涂鴉的精神內核。

奶滋仙女:

你會一直堅持做下去嗎?動力是什么?

草哥:

愛著涂鴉就會有動力,和創作作品、參加活動一樣,整理海報也算是我對涂鴉文化表達熱愛的方式吧,我希望在作品和活動之外,還有一種能把我個人長久地融入到中國涂鴉“宏大敘事”的方式。

責任編輯:Coldboi
文章來源:Graffiti art
數據統計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

最新赌博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