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涂鴉藝術家FUTURA:未來十年 街頭藝術會有創新質變


若要找尋一位以先驅姿態為街頭藝術帶來風格革新的藝術家,FUTURA 便是不得不被提及的那個名字。早在 1970 年代初,他便在紐約的地鐵上開始了涂鴉。不難窺見,FUTURA 作品中最別樣的特征,在于對涂鴉藝術進行的抽象化處理。溯至涂鴉仍以噴繪文字為主要形式的年代,FUTURA 創造了抽象涂鴉藝術的先河,而在炫彩的 80 年代,他更是與同時代的好友 Keith Haring、Jean-Michel Basquiat 和 Andy Warhol 等藝術家一道,為接下來幾十年的街頭藝術奠定了洋洋前路。

其實,已無需去過多贅述 FUTURA 的「履歷」,很多人哪怕從未認真鉆研過他的作品,近年來一定也在不少與街頭文化相關的領域、甚至是聯名系列的商品之上見過他的作品。而在 2019 INNERSECT 上,我們來到了由 Levi’s® 所打造的「未來丹寧實驗室」,對 FUTURA 進行了一次訪談。

這其實是 NOWRE 繼 2017 年后,與這位涂鴉世界的傳奇人物所進行的第二次面談,并未對 FUTURA 的本人經歷再度發掘,這回我們把焦點聚集在了街頭藝術本身。畢竟親眼見證了街頭藝術從街頭過渡到畫廊,再至今時今日的蔚為鼎盛,談及起街頭藝術,又有誰能比 FUTURA 有著更深刻更真切的感觸呢?

訪談間我們聊到了當代街頭藝術過度商品化的現象,也對于街頭藝術精神是否依然「原生」進行了深入探討,他甚至還為我們預測了下未來十年,街頭藝術會變成的樣子。不似印象里藝術家們多多少少都帶著的憤世嫉俗,FUTURA 有著極為平和而親切的氣息,言語間,亦盡顯著通透與豁達。

FUTURA

涂鴉藝術家

「 街頭藝術正在變得愈加柔和 」

NOWRE 在 2017 年時曾與你有過一次面談,你提及了自己所創造的抽象涂鴉,現如今,你是否有發現像當年的自己那樣,具有開創性的 Artist?

新興藝術家是層出不窮的,最近我就有與來自紐約的一些年輕藝術家合作。他們都只有 20 幾歲,是剛剛開始從事公共藝術項目的孩子們。我嘗試與之合作,并為他們提供平臺與機會,幫助他們獲得更多的曝光,其中就有不少年輕人讓我覺得挺不錯的。而與我時代更相近的藝術家里,我則很是欣賞 Shepard Fairey。

現在有一些街頭藝術家已經甚少在公共空間進行創作了,這是否代表著街頭藝術精神正在變化,或者說已經不那么「原生」了?

其實永遠都會有展現在公共空間的街頭藝術作品,但你說的也很有道理,因為現在的街頭藝術正在變得愈加「柔和」,似乎一切藝術創作都已是合法的、有償的、并被規劃組織好的。這在一定程度上抹殺了年輕人的某些激情,甚至消除了年輕人所特有的那種憤怒的自我表達。

我想我可以說,對比最初的街頭藝術,現在的一切都更加「適當」了,不再是那種極富攻擊性的東西。但與此同時,好的一方面是全球社會都愈加接受街頭藝術了,這讓年輕人有了更多被看見的機會。此外,也終于有越來越多的女性加入到了街頭藝術的領域,這真的是很積極的變化。在過去,女性街頭藝術家是很少的,我認為這個領域可不應該只有男性。

關于街頭藝術的定義,在未來是否也一定要遵從「必須在公共區域進行」的規則?此外,街頭藝術是不是與生俱來就應該具備「叛逆色彩」,必須帶有對抗的意識形態并傳達對立于主流文化的信號?

不,我想它早已經改變了,而且我認為公眾的看法對藝術家來說其實并不是最重要的,藝術家也不一定必須要被大眾所接受。當然,有些人的風格仍是那種很出格的,并以此為傲,我覺得這挺好的。但對我來說,我曾擁有過的那種憤怒、那種叛逆已經不存在了,倒不是說我有被馴服,可能只是因為我太老了吧(笑)。

網絡似乎已成為區別于傳統畫廊和公共空間之外的一種作品傳播途徑,也有很多人在通過網絡「觀賞藝術」,對此你如何看待?

我當然認為網絡是個分享圖像作品的好地方。但是生活可不是在網絡上發生的。從藝術家的角度來說,或許應該更專注于他們的現實世界,而不是虛構的現實。社交網絡上的每個人都在尋求更多的關注和點贊,我認為這其實并不值得作為重點。人們需要在現實與線上之間找到平衡。再就是,網絡上也因為匿名性而經常出現很多 Haters 和十分刻薄的言論,我覺得這可一點都不酷。

憑借你幾十年的藝術家經驗,來推敲一下 10 年以后的街頭藝術世界,它會是怎樣的?

應該會出現很多新興的設備和工具。現在其實就有藝術家在應用新的科技,比如 KATSU,他在使用無人機創作藝術品。我認為這類技術將會進一步融入街頭藝術領域。我認為未來 10 年的街頭藝術,會發生某種性質的創新,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

「 當我離開后會發生些什么? 」

當今被主流文化所擁抱的街頭藝術似乎擁有了巨大的商業潛力,例如你的好友 Basquiat,有人認為近年來很多商業品牌使用他的畫作推出「聯名商品」,就是對他藝術遺產過度商品化的現象。街頭藝術好像也逐漸變得像它當初所對抗的那些商業和消費主義一樣了,你對此如何看待?

是的,我也認為這是過度商品化的。很有趣的一點是,Jean-Michel Basquiat、Keith Haring,甚至 Andy Warhol 這些我曾經的好友們雖然都已經不在了,但現在的年輕人仍然知道他們,這其實讓我感到很神奇。年輕人們或許并不了解他們的畫作,但卻從博物館和商店、從各式各樣的商品之中認識了他們。

其實看到這些,這也讓我開始思考:當我離開后會發生些什么?我會留下怎樣的藝術遺產?當然我并不喜歡我產生的這個想法,我現在還要好好活著(笑)。不過放眼望去,街頭藝術家相關的藝術遺產有著各類商品,我不確定這是否是件好事。嗯…我想人們應該多買買書和畫冊,我認為像書這樣的東西作為藝術遺產會很有趣,其他那些產品則有些太瘋狂了,太過了。

「 對年輕藝術家們說:要小心不要被利用 」

在你之前的采訪中,你曾說過不希望在聯名合作中被商業因素影響創作,但在實踐中這似乎還是挺難的,你覺得身為藝術家要怎樣做才能 Keep Your Voice Strong?

我想處于我這個位置的藝術家能夠比一位年輕藝術家獲得更多的自由。對于后者來說,可能真的會發生:「嘿,讓我們把你的名字放在我們的商品上吧」這種程度的事情。因此,我想對那些正在與商業品牌合作的年輕藝術家說,一定要謹慎,并且要獲得法律方面的咨詢,要小心不要被利用。在很多情況下,品牌其實并不真正在乎藝術家的想法。我需要重申的是,我可能算是一個特例,但對于年輕人們來說,他們真的應該小心。

對于此次與 Levi’s® 的合作呢,你的感受又是如何?

我覺得 Levi’s® 有做到真正尊重并在乎我的想法,這讓我覺得挺不錯的。這是個具有標志性的品牌,有著自己的歷史和基因,我覺得他們也很看重我與他們的合作,并且給了我很多創作自由。

你對于這次合作的「WE’VE SEEN THE FUTURE」主題,以及「未來丹寧實驗室」概念有怎樣的理解呢?

我很喜歡這個概念,也很喜歡這次的合作,因為這個系列并不算是 Vintage,而是采用了舊的產品作為可循環材料,并進行重制。制作的過程就像是,選用到某些舊有的部分,再為它們添加一些新元素,讓它們煥然一新。

衣服上的是 Pointman 的手嗎?為我們介紹下這個聯名系列的設計理念吧

在這個聯名系列中所使用的圖形,就像是每個人的手。這是我對現實生活的一種隱喻,仿佛每個人都在試圖抓住我。

我認為大多數人也應該都有這種感覺吧。在自己的世界里,有朋友、有家人、有敵人,他們每個人都在「拉扯」著你,對你有所要求。所以這是關于在一個混亂的世界中,仍嘗試保持自我身份認同的故事。就比如我自己,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在向我要著些什么,我愿意保持慷慨并且友善,但這也需要有一個界限。總之,我認為即使每個人都對你有所要求,你仍然可以堅持做你自己。

 

1972 年秋天,《New York Magazine》刊登了一篇由 Richard Goldstein 所撰寫,關于涂鴉的文章。剛剛起步,從事著涂鴉藝術的 FUTURA 在文中說道:「我向我母親解釋過,做涂鴉藝術家并不只是將名字寫在墻上而已,但她從未理解過我的熱情,她也看不懂涂鴉藝術。不過慶幸的是,她還是給了我做自己想做的事的空間」。在那會兒,別說是 FUTURA 的母親,甚至 FUTURA 自己也不敢預料到幾十年后,整個世界對于涂鴉以及街頭藝術所產生的態度巨變。

而那個曾蜿蜒穿過城市的僻靜道路,試圖躲避著巡警,用涂鴉轟炸地鐵車廂的少年,在五十年后的今天,早已用極具顛覆性的無數作品噴繪出了屬于自己藝術生涯,并最終將滿是憤怒的「搖滾曲」譜繪成了一首不朽的「抒情詩」。

 FUTURA(1)
責任編輯:Coldboi
文章來源:NOWRE
數據統計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

最新赌博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