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舞者"韓宇:我時刻提醒自己30歲了


放在十年前,跳街舞的人不會想到,今天的街舞會火得一塌糊涂。線下比賽一票難搶,街舞工作室空前熱鬧。

11月的廣州大劇院,韓宇正準備走上舞臺,臺下粉絲舉著燈牌紛紛尖叫,他轉過身,熟練地舉起手機,向著粉絲群的方向自拍、微笑,又掀起一波高潮。

《這!就是街舞》第一季奪冠后,韓宇再度成名。一年多來,粉絲跟著他學locking,買他的潮服品牌,追著他的vlog看吃播。

很多人都以為韓宇是藝人。《這!就是街舞》結束后,有經紀公司想要簽他。“我沒簽,還是回來教課、教小孩了。我本來就是老師。”

現在的韓宇身兼舞者、老師、老板三個身份,頭發白了不少,偶爾也覺得分身乏術。

對于未來,他覺得自己有點free。“我沒有給自己太多的一個規劃,因為我已經算是很幸運了,還在做喜歡的事情。只要我去堅持,未來應該也能過得不錯。”

找回“韓宇”

韓宇是在那場“搶七大戰”中回歸的。8位待定選手,車輪battle,誰先拿到7分就過關。這對舞者來說,最大的挑戰是體力和技巧。

韓宇還得過心理那關。幾年前的KOD亞洲街舞大賽,同樣的賽制,他連贏日韓法舞者5輪,最終還是錯失冠軍。

可能是憋著一口氣,從上了battle場,韓宇就沒下來過,連贏7人。看著他locking、hiphop、poppin隨機切換,黃子韜驚訝得扯住易烊千璽,興奮地說:“你看,他真的是全能的!”

每輪下來,韓宇總能踩點踩出“韓宇式”的風格,加入對歌詞的演繹,甚至有不少俏皮的動作。這就是為什么很多人愛看韓宇battle,“因為很快樂”。

跳完那場battle,他立刻摘下帽子,癱在地上。他已經48小時沒睡覺了,只想著要快點去吃飯。

“我經常拿那段比賽開玩笑。人不能不服老,20歲的我是能無限battle的,現在跳完暈頭轉向,好像狀態是不太一樣了。”

年少成名

韓宇口中的20歲,是2011年前后。那時他在圈內拿了很多獎,包括最權威的法國Juste Debout國際街舞大賽中國賽區hip-hop和locking雙料冠軍,還有中央電視臺舞蹈大賽金獎。

年少成名。韓宇曾經短暫的“藝人”生涯并不太順利。他感覺自己一度跌入谷底,“這種低谷期不是說生活有多慘,而是感覺走不出那個圈子。”

直到《這!就是街舞》,1V7battle、決賽22輪battle,韓宇把自己battle回來了。節目里的他,前期還是微胖,到了總決賽,鏡頭前的他足足瘦了一大圈。

他終于忍不住說:“20歲的我跌到了谷底,沒有人去理我。來到這里我向所有人證明了,無論我巔峰過,我又跌到谷底過,我還是可以再站回來。我想靠自己努力再回來。”

采訪時,韓宇不止一次說到,自己30歲了。回頭看20歲,他用“想贏”和“飄了”來描述當時的韓宇。

“如果不是這段經歷,我可能還是想著去當個明星,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很清楚地知道我就想當個老師,做個舞者。”

現在的韓宇沒有刻意回避媒體和粉絲的目光。有合適的演出機會,他依舊會上,更多地是希望街舞能“出圈”,被更多人知道。正如易烊千璽在節目中所說:“最大的受益者,是街舞本身。”

回歸“孩子王”

熟悉韓宇的人都知道,他很喜歡孩子。只要是邀請他去給少兒授課,他大多都會答應。

他一直覺得,教孩子跳舞很純粹,不只是為了拿冠軍而跳舞。 “他們會睜著大眼睛看你,單純覺得這個動作好好看,我也想學。”

當然,韓宇的課堂是出了名的嚴格。

有一回,一個孩子訓練時剛好到了換牙期,手里抓著一個剛掉的牙,跟韓宇說:“老師我牙掉了。”

韓宇點點頭,“放外面,進來繼續排練。”

孩子很乖,不喊不嚷,放了牙就回來繼續跳。

教了幾年孩子,韓宇的性格也被慢慢改變了。原先是舞臺上那種火爆的性格,現在可以沉下來,安靜地給孩子講動作。有時陪著他們去比賽,會像“老父親”一樣在臺下看著。即使在外演出,也會趕著回來,不想讓他們覺得“韓宇老師離自己越來越遠”。

他很羨慕現在的小孩,總想起自己剛學舞的情景。13歲時,他在武漢一家商場偶然撞見亮亮跳舞,從此和街舞結緣。

當時跳舞的條件很簡陋。排練房是租的,鏡子是裂的,地上鋪著大地毯,每次要費好大勁卷起來。2003年還沒法上網看國外的跳舞視頻,韓宇就跟著磁帶和CD,14首歌翻來覆去跳了兩年,只會跳機械舞。

亮亮記得,韓宇剛學時跳的并不好。“只是他比較刻苦,不斷重復動作,大夏天的衣服濕了一件又一件。”

幾年后,16歲的韓宇只身一人前往上海,沒有多少錢可以吃,每頓飯就吃個拌面、一瓶汽水。后來當別人老師的助教,80塊、60塊一節課,慢慢開始自己比賽,有了自己的課,還有人請自己去當裁判。

對于這段經歷,舞者韓宇總是輕描淡寫。“跳舞沒有誰是不累的。”

他有時想,如果13歲那年沒有撞見亮亮,沒有認識街舞,“可能今天就是一名上班族,朝九晚五上班吧。”他很認真地說。

對話

小南:都說你是全能型的舞者,如果你給你自己跳的舞種排序,你會怎么排?

韓宇:locking、hiphop、urban、poppin吧。Breaking的話…可以看粉絲做的“韓半圈”。

小南:《這就是街舞》第一季結束一年多來,在做些什么?

韓宇:其實這一年在工作上面來說,我覺得會跟之前都比較不太一樣,尤其是像有接到一些拍攝,然后包括一些廣告等等一些東西,之前想都不敢去想的。然后現在化妝的時間比較多,原來我們舞者跳舞出汗量很大,基本上也不會帶妝去干嘛,但現在基本上每一次大型表演全部都要帶妝。就好像跟原來十幾年的舞蹈生涯還挺不一樣的。

小南:你之前說不想成為明星,但你現在也有特別多粉絲,會覺得自己是在被推向藝人的路上嗎?

韓宇:我覺得還好,沒有把自己當藝人或明星看,但是有約束自己,比如言行舉止,因為確實相比原來,有更多人在看著你。

我自己開舞蹈工作室教課,最基礎的課程也教,但是你說像一些大型的活動,比如天貓雙11晚會,也有很多藝人去,我們能不能去參加?在那個舞臺上表演好自己?其實也是可以的。

更多時候是一個角色的轉換,如果一直把自己繃得比較緊還是會比較累,所以我還是喜歡累的時候就轉換一下角色,讓自己放松一下。

小南:易燃裝置平時怎么聯系,感情好嗎?

韓宇:我們有個群,基本上每個禮拜都會在群里面發一些好玩的東西,然后大家聊一聊。蛇男(楊建)和淋雨(劉凌宇)比較活躍。

小南:第二季你回來幫跳,和千璽搭檔對陣羅志祥、田一德的那段麥克風舞在網上很火,當時排了多久?為什么可以那么默契?

韓宇:當時我們是直接在現場旁邊排的,因為他是真的學動作特別快,溝通起來也能夠馬上一下子get到那個點,加上那段動作我覺得其實還好,沒有很難,可能麥克風那個動作一下子抓住大家的眼球了吧。

小南:為什么會想到跟韓紅老師在天貓雙十一晚會上表演《我不是你們說的AKA憨肥》?接下來還會有這類嘗試嗎?

韓宇:因為韓紅老師也是一個喜歡多元化嘗試的人。當時韓紅老師聯系到我之后,我直接去到她的工作室,跟她談了我的想法,恰好她也想嘗試一些新的元素,我們就直接放音樂跟舞。我自己的話,一直想做中國風的編舞,我還蠻期待我穿古裝的衣服,然后可能有一個飄帶,跟街舞結合起來。

小南:現在有些街舞作品為了跨界而跨界,會不會有水土不服的現象?

韓宇:我有時候也會覺得有那么一瞬間,好像為了去應和某個故事,硬去加個臺詞或者一段音樂。但是后來我一想,其實這個東西也是一個嘗試,畢竟它屬于外來文化,現在要把中國元素跟外來文化結合,這不是一年兩年,或者今天編一個舞,馬上就能融合成功的。你得讓它慢慢的去融合,讓觀眾和專業的人看,需要一個時間,看到最后真的覺得很舒服的,才是融合最好的時候。

 
責任編輯:Coldboi
文章來源:南方+
數據統計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

最新赌博导航